河南25选5开奖结果查询|广东25选5开奖结果查询
   
首頁 > 文體 > 正文

尋找遺留在歲月里的童真——讀李光文《烏蒙村事》

人生若已不惑,而且熱愛文學,這個年紀最適合寫散文。這個年齡所沉淀下來的故事、知識、見聞和語言,有著一種歲月的洗練和傷情。

光文老師QQ空間里更新的作品,只對幾個人開放,我很榮幸地成為其中之一。他的每一篇文章,我都會認真拜讀學習,受益匪淺,感觸良多。

大約是在一個月前吧,喜獲光文老師送來他最近出版的散文集《烏蒙村事》。適逢我要去北京培訓學習,便隨身攜帶這本很薄而又很厚重的書。他的書是一道菜,一道吃了就能讓你想家的佳肴。

在三個小時行程的飛機上,我一口氣讀完其中的《烏蒙芳草》部分。暢游其間,自己似乎又回到老家,行走在田間地里,徒步翻山越嶺,身邊滿是載著童年的回憶。

《烏蒙芳草》由《婆婆針》等16篇小散文組成,文章篇幅短小,針對性強,所寫之物具體,語言富有彈性。16篇帶著說明性質的小散文,是16種承載著光文老師童年回憶的野花野草。這些植物,在黔西北的農村是最為常見的。在物欲橫流的社會環境下,或許很多人都已忘卻了“火草”“刺老苞”“灰條菜”“茅針”所指何物,但對于土生土長的農村人而言,這些植物很普通,普通到不足以搬上文學殿堂。

黔西北的農村,孩子們的童年沒有《三字經》《弟子規》之類的文雅,也沒有琴棋書畫的才藝。伴隨他們的,是一把鐮刀,一個口袋,和每天灰頭土臉地割草、砍柴。鄉村里的每一株花草,都有一段和童年有關的往事。

“一群頑童,上學路上,放牛途中,隨手一捋,便有了相互攻擊的武器。”這是光文老師在《婆婆針》里描寫調皮孩子用“婆婆針”相互打鬧的場景。寥寥數語,一幅天真有趣的鄉村秋景便鋪展在眼前。《牛角花》一文中,有一段描寫孩子們爭著去采牛角花的場景。“捷足先登的伙伴們,早摟著一大捧嘰嘰喳喳地往后走了。而我們還兩手空空,于是只得走遠一點去采。”讀到這里,但凡是真正在農村生活過的人,定然會親眼見過這種畫面。滿載而歸的一路高歌,那些無所收獲的孩子總是有些羨慕卻又無可奈何,只得怏怏地往前走,完成自己未完成的任務。

幾乎每一種植物,每一株花草,都是光文老師對老家那個叫“花角”的地方的深切懷念和回味,都是他對故鄉親人的牽掛和祝福,都是不惑之年的他對童年的回首和咀嚼。

讀《火草》,能看見“母親”小心翼翼地用甑子蒸火草粑粑的經過;品《刺老苞》,品出“父親”發明的那一種工具似乎就完好無損地擺在我的面前;看《狼雞草》,看見了母親認真挑選蕨薹的樣子;憶《金針花》,回憶起那一種作為“母親”代稱的萱草。萱草也叫忘憂草,怎樣才能讓人忘憂?作者似乎還在歲月中尋找。

“古人常將其栽于北堂,借以解愁忘憂。而于我,此生以無北堂可栽。”光文老師在出版《烏蒙村事》的時候,其父母已經作古。作為讀者,我也是在這個時候才讀懂那溢于言表的親情和鄉愁。

光文老師的《烏蒙芳草》,既有陽春白雪的高雅,也有下里巴人的情趣;既有“小禿尾巴兒”“潷水”“甑子”之類的黔西北農村特有符號,也有引經據典,說文解字,經史賦文,還能從藥理方面細致介紹,每一株野花野草都是一味難得的中草藥。

縱觀《烏蒙芳草》篇章,相互關聯卻又各自獨立,語言淳樸自然卻又具有張力,情感質樸卻又回味無窮。

在西南一隅,繼沈從文、何世光之類的老前輩之后,鄉土文學一直不溫不火。究其原因,無非不過幾個范疇,或是沒有濃厚的鄉土情結,或是沒有在表達方式上有一種突破,亦或是隨著社會的激流,人們早已忘卻了鄉土內涵中那龜行的速度和悠閑的人情美。

光文老師的鄉土散文或許不能獨樹一幟,但能像他這樣高質量、大數量地以系列形式拿出作品的,在黔西北應該算得上鳳毛麟角了吧。

責任編輯:羅星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河南25选5开奖结果查询